围棋趣谈

围棋趣谈

2018.06.12作者:成都管理处 练定刚

下棋,首先就得入棋,入则迷,达者健,智者立。

下棋,入局者下,入迷者中,入神者上。

由于我少时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,只是在茶室观看自学,所以棋力有限,自学会这二十余年间,也只有业余初段水平,达不到所谓的入神级别的高手。在家闲暇时候,网上手谈几局,或是在观看高手对决时发点评论,仿若此时就成为高手似的:“一子之间,胜负笑谈”。

相传围棋起源于我国,为尧创造。在春秋时代就有相关记载,唐朝人皮日休在其《原奕》一文中以为围棋起始于战国时代,是纵横家们创造,每一颗棋子代表一座城池,棋盘代表大地,棋盘中横竖的线条代表道路,整个棋局就是两国交战,所以春秋战国时期围棋是纵横家必备的智力素质。

在文学著作中,有许许多多关于围棋的故事流传。《三国演义》关羽在华佗为其刮骨疗伤时,下的就是围棋;在《水浒传》里面,在《宋史•列传第二百一十六•隐逸上》有华山陈抟的故事,民间相传他从宋太祖赵匡胤手中赢下了一座巍巍的华山;宋徽宗更是“琴、棋、书、画”无所不通;《西游记》里面,唐太宗李世明和魏征下棋,魏征在下棋间梦中斩了龙王;《红楼梦》里面对下棋描述更多,诸如:第六十二回写探春和宝琴下棋,宝钗和岫烟观局等等。

都说围棋赛智慧者的游戏,因为善于下棋的人大多都比较聪慧和稳捷,思虑一般比较长远。可是我发现,下棋的人大多都略显笨拙,相对的拙于言辞不善于表达,偶尔言辞又过于锋利;相对的沉稳和含蓄,又对许多事情较为敏锐;察于事而慎于行,敏感而又粗疏,果敢而又多疑……如果说下棋的人只是有一点笨,那么,看棋的人就是愚蠢了;可笑的是,我是两者都有。

喜欢下棋的人是比较可爱的,有空闲时间大多都会手谈两盘,既休闲又娱乐,可谓一举两得。网络上下棋比较随意,大抵上下棋过千,什么样子的人都会遇见,什么样子的棋局都会有所涉及。由于思虑不周,所以棋一直以来都下得不怎么好,什么“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”对于我来说是经常遇到的事情;“半目输赢”也就是一个围棋子的四分之一输赢也偶有所遇;“大龙被断尾”、“巨龙”被屠也是屡有发生,虽然下棋的时间较长,但是我还是做不到那种谈笑间风云的淡定如常,赢了固然心情愉快,输了自然略有一些懊恼。

无论是道家、佛家,下棋大都是为了追求心性上的圆满,在棋局里面超脱于世俗,方能有所得,有所悟。

若是把棋局视为天地,而芸芸众生既是棋手,也是棋子,在山川江海间纵横驰骋,在滚滚红尘中交错争锋,在这方世界里尽情展现风采。

棋局内外,纵横驰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