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月怀古曲

夜月怀古曲

2018.07.27作者:内江管理处 王梅

夜月寂静,抬头仰望,天上的皓月高悬,反映到地面的光更加皎洁。感叹岁月无痕,吟唱着“隔岸清箫声渐远,是谁守望月明时”,仿若看到某个繁华古城的街角,玉壶般的明月渐渐西沉,悠扬的凤箫声声回荡……

可惜今日夜月里的街道,却无法听到悠扬的箫声了,有些惆怅地想起《说文解字》里的“箫”。箫,参差管乐。象凤之翼。《竹,箫声.稣雕切》。据说在远古时期,箫就产生了,在许多古书的记载里琴和瑟也在这个时期产生。最早的文明中,乐器都是用于祭祀。直到周朝开始用于私人欣赏。《诗经.鹿鸣》中提到“我有嘉宾,鼓瑟鼓琴”。表明琴瑟中的使用在西周士族中已较为普遍。在《礼记.曲礼下》中也有“士无故不撤琴瑟”一说,能够想象当时音乐的兴盛以及琴瑟地位的崇高。诗是歌,歌也是诗,溶于一体,启发渗透,直至刻入灵魂。历代多少文人墨客,无不将“可歌可咏”作为衡量诗词作品成功、优秀与否,是否能流传的一个重要标准。

清瑟怨遥夜,绕弦风雨哀。孤灯闻楚角,残月下章台。――《章台思夜》韦庄,读完这首诗,便陷入长夜奏响幽怨的琴夜中。文字的感染力让我能一晓诗人的心境,而乐声的渲染使人思绪万千,从而写下蕴含着同样情感的文字:

       夔府孤城落日斜,每依北斗望京华。

       听猿实下三声泪,奉使虚随八月槎。

       画省香炉违伏枕,山楼粉堞隐悲笳。

       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

忍不住让人一遍遍去细细品味,慢慢咀嚼……

放眼中华历史,无数如同韦庄,杜甫的文人,在旋律声声中,听到了自己内心的激荡,看到了人世的沧桑和世态的炎凉。但他们仍旧或用诗词,或用古琴挥洒着自己的满腔情怀,不断坚定自己的信念,始终探索着脚下的征程。

但可惜的是,伴着中国历史响彻了几千年的“丝竹之音”、“琴瑟和鸣”却渐渐沉寂,不过我相信,如果文化是真正优秀的、有用的,那它就会有很多传人。即使现在是沉寂的,那它也会在某一个将来绽放新的繁荣。